你是我的天使他的死神pg电子官方人口地址从漫画到影戏闲谈《铳梦

2022-08-31 00:36:40 阅读次数:1

  pg电子官网下载地址今天主要与各位聊聊漫画,从漫画的渊源,到大致的故事设定,乃至想要表达的主题,最后再谈谈对电影的期许。很笼统的一篇文章,想到哪说到哪。我尽量用浅显的语言,让大家看得明白。(文中所有截图来自于9册的香港中文版)

  其实很早就想说说《铳梦》,但一直无从下口,因为太熟悉,反而有种张不开嘴的感觉,这套漫画不像一些主流的《圣斗士》《乱马》《龙珠》这样陪伴大伙度过欢乐的童年,这套漫画在我幼年的记忆,其实是五味杂陈的。不信?下面这张图是我老家书柜,里面这套“内蒙古出版社”的《铳梦》十册全套的漫画(盗版),估计很多朋友都没见过,这是我人生第一套全套漫画。

  小时候什么也不懂,只是觉得有点血腥,但那些机器设定真的很酷,也就是那个时候培养起来对机械美学和脏科幻风格的喜爱,您说说这套漫画对我影响有多大。

  那套十册版《铳梦》,是我在图书批发市场偶然发现的,就跟发现了宝藏一样,我至今清楚的记着这套漫画的价格:55块钱。这对当时小学生的我是天文数字,是我动用了攒了多日的早饭钱,外加忽悠老妈买辅导教材得来的。

  等等。如今网上流行的九册版是港版,就是加里、艾德版,本文最早台版为主,一方面先入为主,另一方面我觉得台版名字好听

  《铳梦》是漫画家木城幸人*从1991—95年在《Business Jump》上连载的科幻漫画,这个时期算是日本科幻动漫的黄金年代,前有大友克洋的《阿基拉》和士郎正宗的《攻壳机动队》,后有《星际牛仔》《新世纪福音战士》这些著名的动画作品,再加上《强殖装甲》这样横跨30多年未完待续之作,各个名声响亮。

  相对来说,《铳梦》的知名度就没有太高了,如今您觉得《铳梦》挺火吧,其实传出电影消息之后的反哺。其实很简单,除去漫画相对暴力血腥的内容可能会造成受众影响之外,有两点是必须要考虑的:

  上述著名作品,做到划时代、深远影响的成就,是基于动画载体这种形式,才能传递给更多受众群体,就像《攻壳机动队》产生轰动效应的来源于95年押井守的动画电影,而《铳梦》只有两集OVA。

  话说当年《铳梦》确实在漫画领域引起轰动,却在拓展到其他领域时碰了壁。因为漫画连载周期比较长,而且平台也相对小众。所以动画公司最先采取了直贩式销售经营OVA这种风险小形式,可惜未能引起波澜,之后只能不了了之。后来PS平台上的游戏,和基于此的《铳梦Last Order》,那是后话了。

  ★其二,就是《铳梦》的主题和意识,在当时相对超前,或许现在可以接受,但当时够呛,将其称为“慢热”的原因。

  要知道,当时以《攻壳机动队》为首的动画,是以人工智能和二元论为基调(意识和肉体相互独立),而EVA则是类机甲作品的模式,这位大热作品的共同点,都是从一个比较浅显的角度去反映深邃的主题。而《铳梦》一上来的主题,就是对“人类”本体的探索,从奇形怪状的赛博格义体人,到后期沙雷姆人的形式,再加上对话中随处可见的术语注释(虽然小时候我觉得这种形式非常酷)。

  当同期很多动漫都在讨论机器人的人性(灵魂)或者人类的破坏与再生时(攻壳、阿基拉),《铳梦》却把人类变成那种样子,能不超前吗?

  另外,《铳梦》并不是热血少年漫画,而这样进阶式的故事主线和格局越来越大的世界观,也是该作品慢热的一个特质。

  所以,能看出《铳梦》并不是不火,但凡接触过这套作品的朋友,不但赞不绝口更是将其奉为经典,在漫画连载时,口碑和人气也是相当之高,但前提条件是你能接触的到。

  只是漫画的单纯载体,故事慢热型,深邃的主题,要不是精美的机械感画风和战斗的主线,估计很多读者都不会碰。

  但木城幸人娴熟的画风、电影分镜构图般的画面感pg电子官方人口地址、还有华丽的战斗主题,但凡能接触到《铳梦》,都会一下子进入故事中,哪怕谈不上欲罢不能,也一定会被吸引进去。

  因为漫画的故事很像好莱坞科幻动作片,虽然主题超前,但故事起点比较低,失忆的少女,赏金猎人、连场的打斗、竞速游戏、纯真的爱情,还有浓郁科幻氛围,带入感很强的。

  毫不夸张的时候,这是一套当年连我从未接触过漫画的女朋友都能看得进去的漫画,我小时候啥也不懂,也看得津津有味。

  小时候把漫画借给小伙伴,他看到一半的时候,就对我说,里面的人都变成那样了,还活着干嘛??(我猜他是看到是机动铁球里那些“车型人类”选手)。

  鉴别人类和机器人最重要的特征,就是自我意识。并不像《攻壳机动队》和《银翼杀手》里那样富有哲理和人文,充满了对自我的身份认知等等驳杂,有时候甚至分不清人与复制人的界限。在《铳梦》里,其实变得非常单纯:

  所以,无论是从垃圾堆里捡到的凯丽,如大虫子一样的马卡克,赏金猎人里还有坦克一样的家伙,更不要说机动铁球里那帮家伙了,车型、龟型什么样子的都有。

  只要你的大脑完好无损,你的身体可以是任意形状,以如今的眼光来看,这些形象算是“义体人”,再加上作品的风格,算是典型赛博朋克,与同期的《攻壳机动队》相似,但《铳梦》却更为极端和另类,告诉我们一个可怕未来的可能性。

  就像凯丽遭遇的第一个小boss马卡克,她问后者:“我们的身体都是人造的,为何你会变成怪虫的模样?”

  就像怪物马卡克被人恶意烧毁的身体,依德和凯丽被马卡克重创,在熙熙攘攘的街头爬行,却无人过问。

  这个冷漠的世界,到处是冷冰冰的金属,罪犯和赏金猎人一样热爱杀戮,还有狂热的机动铁球,观众为了接触冠军,甘愿被冠军砍掉双手(美其名曰“击掌”),反正可以换成机器的。

  所以沙勇篇,狂战士为废铁镇带来了一场洗礼。狂战士篇是分水岭,几乎将《铳梦》划分为上下两部。随后的故事,赛博朋克风格略淡,取而代之的是广袤的世界观下,柴油朋克。

  各种庞大的工厂城镇、高耸的烟筒、纵横交错的铁路列车以及的电率领的反抗军的超级大炮设计。让这部分内容几乎与废铁镇里冷漠的“大脑”们,完全不同。

  反乌托邦、废土风格,柴油朋克,在此基础上,凯丽的冒险更加多元,追捕铁士代诺为主线,并与上半部可望不可即的沙雷姆联系起来,也了解到了沙雷姆人的秘密。

  可悲也很可笑,与废铁镇那些冷漠的“大脑”形成对立的,温文尔雅生活富饶的沙雷姆人,是没有脑子的。

  公元26世纪,这个世界是由光明与黑暗混合而成,包括天空之城“沙雷姆(撒冷)”与尘世之城“废铁镇”的不平等关系。

  这就是典型的二元对立,但不是冲突,而是不同观念和世界之间的碰撞——天与地、人与人、光明与黑暗,这些彼此都是不同的观念。这样的形式,如今在科幻电影中非常常见了,比如《阿凡达》和《第九区》就非常典型。这里的“二元对立”基础是不对等的。

  因为善与非善才是被截然区分的二元价值,然而在《铳梦》里没有谁可以被归类于“善类”与“非善类”这两端,也就是说,全书没有单纯善恶对立,无论是“邪恶的”大虫子马卡克、毁灭废铁镇的沙勇,还是为了打下来沙雷姆最终全军覆没的电,就连一切的始作俑者铁士代诺,也是一个认清现实之后,陷入疯狂却挖掘真相的人。

  所有沙雷姆人的大脑目前就在萨雷姆的某处,而身体里的大脑不过是一个储存记忆的芯片。如果说《铳梦》中之前出现的废铁镇“大脑”,即使身体其他部分改造成各种各样,人性堕落到一定极限,但这帮家伙可以堂堂正正的说“老子是人”。

  么沙雷姆人呢?连大脑已经变成机器的他们,还可以说自己是“人”吗?或许他们已经彻底把“人类”这个物种的底限突破。从这个层面上来说,也许生活优越的雷姆人,比陆地上条件艰苦的人类更可怜。这个哲学化的问题,《铳梦》并不像《攻壳机动队》那样作为主题来探讨,而是突出二元对立,就足够了。

  木城在《铳梦》中,对人类的命题,就像黑市掮客让尤浩以器官的形式偷渡到沙雷姆一样,人的一切,皆可替换,大脑也不例外。

  《铳梦》与《攻壳机动队》类似,都是大女主戏,本作更加鲜明的是,故事发展和格局是伴随着凯丽的战斗而推进的。

  更加残酷的是,故事的每次推动,都是伴随着凯丽的成长,而让她成长的是,就是身边人的死去。所以也就觉得了《铳梦》的悲剧氛围。以现在的眼光来看,凯丽不亚于柯南,走到哪人死到哪,而且谁跟他亲近,谁死(下半部进入冒险环节后相对好点)。

  以冷酷的题材作极其感性的诉求,虽然免不了戏剧化的表现,仍无碍予以张力绝佳的剧情表现众多角色的性情,这样的冲击对于首次接触的读者是一种全新的体验。这几段故事,伴随着她不同的身份, 也伴随着每次的梦境,也象征着重生。

  尽管破烂的好似被玩坏以后丢弃的洋娃娃,但少女并没有死去,少女丧失了全部记忆,对于自己是谁、来自哪里又将前往何处一无所知,纯真善良得就好像刚降生到这个世界的孩子。

  她发现自己的机甲术的长处,不顾依德反对,成为赏金猎人,以复仇的使命打败了怪物马卡克,却让她感受到一种难言的情感,甚至可怜对方的身世;她爱上了尤浩,重创沙勇,却无法挽回一个望向天空少年的内心。

  沙雷姆断送了凯丽纯真的初恋,她接着离家出走参加机动铁球,帝王杰秀皇在火焰中的奋力一击、让她看到作为人的尊严与至高无上的意志力,重新找到了新生。

  然而好久不长,沙勇回归,几乎重复了凯丽对马卡克的复仇之路,却因狂战士的出现殃及了废铁镇,依德死亡,铁士代诺答应凯丽复活前者,凯丽击败狂战士,成为替众人赎罪的山羊。凯丽走向荒野,留下在残垣间兀自发芽的“优雅的回忆”……

  十年后,凯丽在火车顶吹着口琴,这时她已经是沙雷姆手下的佣兵头子,以自由为代价,为了活着与依德重逢,她又遇到了热血男子侯矶亚,有着骑士般的侠义情怀,最终还是分道扬镳。

  在沙雷姆的授意下,凯丽追击铁士代诺教授,她遇到教授的儿子杰卧士,以及他的另一个人格——反抗军首领电。最终她知道了沙雷姆人的秘密,明白了教授疯狂的动机。

  凯丽来到天堂一般的沙雷姆,凯丽的最后一次重生,救了沙雷姆,救了废铁镇,在“一切价值观都被毁灭、神话已经不存在”的世界里,成为新的传说。

  旧版《铳梦》结尾,据说因为作者木城幸人个人原因而草草收尾,还是一个“死局”。但无论是什么原因,这样的结局都是在当时作者统一的基调下完成的。

  后来《铳梦LD》连载开始时,作者又不得不推翻了原作的结尾,所以此举证明了新的漫画已经完全变调了,果不其然,虽然已经硬核,但跟第一部的感受完全不同了。

  在梦中,合成人(义体人)凯丽上半部她在寻找着自我,下半部是重新审视自我。而多数情况下,她还是以肉身的状况出现。可现实每次都是事与愿违,起初她想找回自我的时候怎么也找不到。

  狂战士之战为分水岭,她想重新开始的时候,火星的记忆却一点一点被唤醒,她新的身份一点一点被否定。但结尾一处,这位钢铁天使,结合了天空之城沙雷姆和耶鲁,抹去了她的过去,变成了一个具有生命力的核心,是肉身。

  凯丽故事,她的人格魅力,贯穿《铳梦》始终,在这个铁与血构成的世界中,每个人都一样要为了生存而挣扎,对于凯丽而言,彷佛她波澜万丈的一生,注定与其它人的激烈碰撞,注定所到之处尸横遍野。

  仔细琢磨,从她被依德在垃圾堆中如洋娃娃一般捡到为止,她没有归处,没有家,细数来全部都是血途、刀途与火途,最终的结局,是她一个超现实的归宿,就像作者木城幸人所言:“最重要的是认识现实,不被空虚和嘲笑所控制”。

  詹姆斯·卡梅隆宣布将要开拍《铳梦》电影版,当年这个消息让粉丝们的兴奋程度,我是有体会的。而且这个消息也让更多朋友关注这套漫画,以及其续作《铳梦last order》和带有设定集性质的《火星的记忆》。虽然最后“转手”了,但依然热度不减。

  话说,《铳梦》这样的超硬核科幻,相对受众不算大,就行漫画连载的平台BusinessJump,这里的读者大都是30岁以上的上班族,于是《铳梦》的创作精神就变成“我要让30岁以上的人也看SF!(木城语)”。这就决定《铳梦》的内容区别于绝大多数漫画:更严谨,更深沉,更庞大,更复杂,更值得分析和玩味。

  从而也决定了其亚文化的特征,即便没有那些重口味的元素,单凭故事主题,也足够亚文化。但正如第一部分所言,《铳梦》的故事起点“比较低”,情节推进就是科幻动作片的模式。所以个人认为,原著漫画是非常适合拍成电影的。主要因为作者木城幸人的叙事风格。

  战斗为线索的主线,还有生动感性的角色,这是电影化的基础。而更重要的是,木城幸人对内容的表现,电影感极强。

  比如下面这段内容,铁士代诺的梦境中的独白,近景特写逐渐拉远,这是典型的摄影机镜头语言,从细节到整个宏观镜头的手法。

  还有这处,几乎是我全书最喜欢的镜头,尤浩在沙雷姆背景下修风车,与凯丽的对白,最浪漫和恬静的时刻。

  乃至个人认为全书最煽情的段落,凯丽在熊熊烈焰中,大战机动铁球之王杰秀皇,最终如丰碑一般的屹立不倒,把我看哭了。

  从亚文化,到主流文化pg电子官方人口地址,就是这样无缝链接。从《铳梦》到《阿丽塔:战斗天使》,也迎来了真正面向全球观众的一天。

  前文说了,早期《铳梦》的流行,是仅限于圈子文化,忙着拍电影下深海上太空的詹姆斯·卡梅隆,是不太可能关于大洋彼岸的漫画世界,虽然《铳梦》在西方的流行度似乎更火一些。

  这一切都要感谢一位叫做吉尔莫·德尔特罗的胖子,没错,好莱坞这帮大导演都私下里互通有无,正是胖陀螺的推荐,卡神才看了《铳梦》的漫画,惊为天人,所以要决定拍电影。

  你问陀螺是什么发现《铳梦》的?您就琢磨,一个成长于墨西哥,从小却看着圆谷英二的特摄片长大的人,还有什么找不到?这高级宅男的嗅觉是非常灵敏的。

  那陀螺自己为什么不拍呢?因为他拍不了,这位说了,自己只拍有鬼怪有怪兽的电影(至今未食言),这种风格不是陀螺的长项,所以他把作品推荐给了卡神,后者风格硬朗,画面工业范十足,很适合《铳梦》的世界观,

  詹姆斯·卡梅隆写了《铳梦》剧本的大部分内容,但他从没能完成这个剧本(因为他太忙了)。罗伯特·罗德里格兹是《铳梦》漫画的大粉丝(估计老乡陀螺给他推荐的),有一天他跑到卡梅隆办公室里问这部电影的进度,卡梅隆对他说:“如果你能帮我写完这个剧本,我就把它交给你导演。”

  罗德里格兹就这么成了《铳梦》的导演。之后卡梅隆把他写好的180页剧本手稿连同600页的注解一起交给了罗德里格兹,四个月后罗德里格兹用这些材料完成了120页的新剧本。从2000年开始筹划的《铳梦》电影版这才走上正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