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g电子安卓APP地址《[综英美]钢铁的新娘》大只的魂 ^第38章^ 最新更新:

2022-08-28 12:14:56 阅读次数:1

  回看这两年,各种危机大事件接踵而至,所有人都嗅到了一股不妙的气息。哪怕没有索尔传来的那句“最高警戒,来自宇宙的大麻烦可能要出现了”,复仇者们也会自发抓紧一切机会装备自己。

  冬兵在大汉格顿附近应该是有了什么收获。这段时间,他邀请女巫一块儿fxxk Hydra的频率明显高了起来。

  女巫用来收集的怀表还是装得半满。但现在这半盒记忆可都是经过筛选、货真价实的,一口气拿出来的话,说不定可以把弗瑞局长的头发吓得起死回生——里面有巴基.巴恩斯第一次被改造的场景;有冬日战士被唤醒的口令;有几次人命交易,□□的家伙们至今仍是参众两院的活跃人士;也有阿莱克斯最想获取的那段,关于斯塔克夫妇的惨剧。

  冬兵的脑子,在他刚被九头蛇解冻出来、洗脑、派遣去执行任务的时候,是最破碎、最混乱的。这段时间的记忆无法构建出一个清晰的世界,除了任务目标、清晰的场景特征、和巴基周围1.5米左右的空档,其他地方都被浓雾包裹着。

  这反而让人不得不集中注意力,把目光牢牢锁定在这很有邪典电影风格的场景中,避无可避地感受那些铺天盖地的、在灵魂深处翻搅的绝望。

  阿莱克斯这段时间显而易见的瘦了。又一次,她上气不接下气地从记忆中囫囵滚出来,随手抓过一瓶饮料,看也不看地大口灌了下去。半晌,她确定滑过喉咙的冰凉的甜味儿压过了那股呕吐欲,才心神未定地抬起头来。

  “哪儿来的鹿精,”黑发的女巫微微咳嗽着,一边抹着嘴角的果汁一边打趣道,“这眼神很动人,但对我没用;我有个朋友叫史蒂夫.罗杰斯,他才是实打实的动物保护主义者。”

  巴基张嘴想要反驳,但他最终选择什么也没说。他偏过头,沉默且娴熟地从一箱各式各样的饮料里选出阿莱克斯明显表示过好感的海盐柠檬莫吉托,金属左手轻松地挑开了瓶盖,将饮料平稳地放在了女巫面前。

  只要他们在一个相对安稳的地方见面,这位穿裹着西伯利亚凛冬的战士就一定会随身携带一大堆花里胡哨的饮料和零食,并抓紧每个机会与她分享。

  ——就因为他们第一次见面那会儿,在DC的小屋里,阿莱克斯半嘲弄地对在宝石花团子里挣扎的冬日战士说,“希望下一次来的时候你能请我喝杯水”。

  阿莱克斯哭笑不得地劝他别费力气了——她觉得巴基顶着这么个敏感的身份,哪怕有队长暗中配合,他能照常在这个信息网络愈发健全的世界活下去,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事儿了;她压根想象不到这家伙是怎么在欧美两洲之间挪移,又怎么避开各种侦查手段pg电子安卓APP地址,买回这些稀奇古怪的食物的——梅林作证,其中甚至还有排队超过一小时的ins top款。

  二战时期,他随突击小队一起被九头蛇俘虏后,可劲儿嚷嚷着自己的军衔和编号,得意洋洋地激怒拷问者,替队友们吸引火力。

  队长将他救回来了。那是他第一次见到血清改造成功的史蒂夫.罗杰斯,一照面,他问,“改造可疼了吧?”。

  无论史蒂夫是任人欺凌的小可怜,还是光芒万丈的美国队长,他都交付一样的友谊,他都为他欢呼雀跃。

  哪怕是作为“冬日战士”的时候,一旦他稍微恢复意识,皮尔斯也只能用“你做的事是在造福全人类”来蒙骗他。

  洞察计划之后pg电子安卓APP地址,发现自己落入一个陌生时代、还被九头蛇当成头号杀人机器奴役了大几十年的时候,他在想什么?

  这段时间,他们一点一点地找回那些记忆,回想起结束在自己手里那些鲜活的、甚至是熟悉的生命,他在想什么?

  但巴恩斯中士没有。他选择扛住这一切,然后努力做点儿什么——这家伙在隔壁的蔬果批发市场帮工半个多月了,赚到的钱除了买吃的,全都捐给了福利院。

  半小时前,队长表示今天的一对一格斗训练分组出来了,参训者分别是拿掉翅膀的猎鹰,和拿掉魔杖的女巫。

  克林特捧腹大笑,宣布这局对决的主题是“菜鸡互啄”。阿莱克斯听见了,她没像山姆那样找克林特拌嘴,但她阴恻恻地瞥了一眼克林特的弓。

  “其实差不多有八成。”娜塔莎敏锐地指出,“只是因为力量的绝对差异,她放倒山姆之后一般很难坚持到读秒结束——”

  眼看着身形结实修长的非裔退伍军人又一次试图用他优异的肩背力量打挺起身,黑发的英国女巫嘴角微微一抽。

  “别不承认,山姆,哪怕AA不开花,你也没能从她手里讨到多少好处……”娜塔莎眯起她那双幽灵绿的眼睛,有些犹疑地琢磨着:“女巫的格斗技巧进步得太快了,而且怎么……风格瞧着有些眼熟?”

  “神盾局这一轮派遣的格斗教师中有一位罗马尼亚籍的先生,”队长说,“阿莱克斯说过她特别喜欢东欧的搏击风格,我还见到她拷走了一整套教学视频。”

  就在昨天,弗瑞对他提出了同样的疑问。那时候,队长表示:“明显的苏联风格?大概是娜塔莎给阿莱克斯加训了,你知道她们关系好。”

  下一组是鹰眼和黑寡妇。趁他们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史蒂夫把阿莱克斯拉到一边,提醒她要更加小心一些。

  她从上场前被她随意丢在角落的龙皮口袋里翻出了一个样式古旧雅致的怀表,塞到史蒂夫手里:“巴基和我一块儿为你准备的礼物。不怎么令人愉快,但我们都觉得你会想要这个。”

  “以及……”阿莱克斯突然想起来了一个令人沮丧的事儿,“队长,九头蛇用一组词汇来作为控制冬兵的密钥,你知道吧?我发现我没法儿彻底给他拔除那些洗脑词的影响。我尝试了很多种办法,但还是不行。”

  女巫焦虑地绞着自己的手指,语速飞快地低声道:“我原本就不擅长这个,我只会打架,卡门在学术方面比我强得多;但我又觉得这事儿不适合找别人求助,有风险……这里头太多能被轻易歪曲、挑拨的事儿了!但放着不解决也有风险……他那么好他做错了什么他本不应该承受这些破烂事儿——”

  她深吸一口气,问:“总之,队长,我搞不定了。你还能找出除你之外第二个,无论发生什么,也信赖他、也坚定站在‘詹姆斯.巴恩斯立场’上的人吗?”

  史蒂夫定定地注视了她一会儿,正当她开始感觉不自在的时候,他突然笑了,特别温柔地搓了一把她的脑袋。

  阿莱克斯恍惚了一瞬——当她上一次从DC的安全屋离开时,那个凛冬的战士也这么又轻又温和地拍了她的发顶,并低声劝她“不要心急”。

  pg电子手机版下载

  “……”阿莱克斯掩饰一般地捏了捏鼻子,偏过头咕哝道,“我不行,我是team ironman的。”

  “这事儿我会盯着。”队长说,“我能接触一些神盾局的资源,比如赵博士那里……我记得她对于大脑也很有研究。”

  “恐怕是的?弗瑞似乎从九头蛇对齐塔瑞科技的研究中获得了一些灵感,听说是战舰方面革新的,最近他一直在催促托尼他们加快研究。”

  巫师们一贯有在平安夜互赠礼物的习惯。圣诞节一早,大家围在床前热热闹闹地拆一上午礼物,没什么比这更美妙的事儿了。

  她从艾弗里家的金库里给娜塔莎挑了一条非常合称她眼睛颜色的、设计简单的宝石项链,上面附着着一个厉害的防御魔法,能抵挡一次高空下坠的冲击;给克林特买了一组巫师猎人常用的、涂抹在箭支上能够使箭支提速或附加额外效果的油料套装;山姆得到了一套足以让他在他的黑人兄弟面前炫耀一整年的金饰(对,被女巫用来施展血源魔法的金链子也是其中一件);班纳博士则收到了一本宝贵的手抄本,上面记录了巫师们对默默然的一些研究,阿莱克斯认为这能帮助他重新梳理自己与浩克的关系。

  昨天,她给巴基带去了一屋子的家具,以及对于那间小屋子来说有些太多了的抱枕、零食、和鲜花——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想给巴基这个;她甚至在纽约圣所的门口放了一个包裹,里面有給王的韦斯莱笑话商店年度大礼包,和给古一的十几套羊毛织品,提醒她看雪也要注意保温。

  晕头转向、正准备享用今天第五杯咖啡的科学家被女巫从实验室拽了出来。阿莱克斯拉着他到了走廊上,神神秘秘地要求贾维斯把灯光调暗,并且把玻璃调成完全遮光的模式。

  “我不需要什么礼物,如果你能答应每天跟我接吻半小时——”明显有些精神不济的托尼.斯塔克懒洋洋地随地坐了下来,他靠在她身上,看着她动手动脚地折腾一个水晶球。

  水晶球突然原地跳了跳,像是突然被一只青蛙附了身——然后它砰地一声散开,将两人裹进了一个绝对真实的小场景中。

  “哇哦这个真实度,”托尼感兴趣地伸出手,当然,他的手轻易穿过了一束他试图触碰的洋甘菊,“我得承认这一回是斯塔克工业输了。”

  他的母亲将镜头转回对着自己,眼中明显带着泪光:“嗨托尼.斯塔克,这是汉姆,他有非常严重的早发性婴儿孤独症。他非常聪明,但他完全拒绝与我们交流,六年来我们几乎已经尝试了所有方法——”

  她响亮地抽了一下鼻子,露出一个湿乎乎的微笑:“那一定是上帝的奇迹,那天他恰好从新闻里看到了你协助救援火灾的视频——他跟我说了第一句话,‘妈妈,我也想成为钢铁侠’。”

  “我从小是一个极端的环境保护主义者,我爱地球,我就想去做个,呃,守林人什么的,但你懂的,斯塔克先生,我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工薪阶层,我的父母没有很好的商业保险支撑——所以我随大流,选择了据说能让我轻松留在大城市的能源专业。”一名稚气未脱的大学生带着护目镜,穿着带有斯塔克工业徽标的研究服,大大咧咧地坐在实验台前,“瞧我等到了什么!斯塔克清洁能源!我现在开始热爱我的专业了,一想到我有机会向世界推广清洁能源,以后不会再有一棵树、一块煤被焚烧使用,我就特别有干劲!在实用场景搭建反应堆还有不少难点需要攻克,技术核心的保密问题也——对不起我的话是不是太多了?总之,我想说的是,方舟反应炉棒极了!斯塔克先生您棒极了!”

  “托尼.斯塔克救了我全家的性命……是的我指的是托尼.斯塔克,不是那个金红色的铁罐子……感谢他持之以恒的难民援助……但人老了真的不喜欢那种浮夸的配色,他能换个涂装吗?”

  “……以及,我爱钢铁侠。”黑发女巫明显带着笑意的声音出现了,这时,镜头缓缓上移,他们现在被一大片星空包裹着,“给最好的托尼.斯塔克。圣诞快乐。”

  突然的光线变化让女巫有些反应不过来。她没什么焦距地晃着脑袋,相当得意地戳戳旁边家伙:“怎么样?最好的托尼.斯塔克?希望它没有太蹩脚……我不太会拍东西……你感动到没有?是不是特别想吻我?”

  “……远远不止。”火热的身躯贴了上来,当事人哑着嗓子先是给了女巫一个特别用力的舌吻——激得她不得不拍他的胳膊,并发出抗议的哼声——然后他好心地放过她了,却不肯拉开距离,就这么一下一下地吻她。

  方才他匆匆被她从实验台上喊下来,都没来得及洗个手什么的。现在他才发现,自己不小心在她脸上留了一道深色的油痕。

  他叹了口气,又一次缓慢且坚决地将舌头伸进她的嘴里,听她小动物似的哼出声,感受她难耐地抓紧他的发根。

  “我,只是有个新的算式思路,呃……”班纳博士放弃地垂下肩膀,“好吧,我知道我说什么你都不会原谅我的。”

  “没错。”托尼冷酷地说,“从今天开始,复仇者大厦的所有零食库都不会向你开放,你活该——以及,亲爱的,你打算什么时候把我聪明的管家还给我?我们出发去欧洲前的贾维斯绝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还不到时候。”女巫神秘兮兮地笑,把水晶球塞到钢铁侠手里,披散的黑发掩盖了她通红的耳朵,“行吧,礼物送到了,你又属于实验室了。”

  “我会加快进度的,”他说,“以及,圣诞节被我们囫囵过掉了,我们用一个跨年晚宴来弥补它,怎么样?索尔说那天他会回来,和我们分享一个什么厉害的情报,所以复仇者们都参加……我也把罗迪,哈皮,佩珀他们一块儿叫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结束一天的搏击训练后,鹰眼顺手拿起自己靠在沙发上的弓,惊悚地发现他在自己手上变成了荧光粉色。

  “某种意义上,先生其实是那种非常需要他人肯定的性格。是的,他自大,但他也在无时不刻地怀疑自己,总是担心自己做得不足够好。他需要有人时不时地告诉他,我们爱他,所有他在意的人都同样在意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