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g电子登录人口为何说钢铁大志4玩家罪不容诛?

2022-08-17 19:40:26 阅读次数:2

  游戏内普通人视角:面包里80%是木屑,咖啡?抱歉没那种东西。男人基本消失,前线来的战死电报被当局雪藏,新闻上写着“全XXX(国家名)军队都是超人,以一敌百,永不溃散”

  游戏内普通人视角:X国动用一种大规模武器,把我国的万人大都市和百人村庄炸了个遍,杀死近乎所有国民。

  钢丝玩家总是试图以最低的生活消费品产量换取国民最高的稳定度,最高的战争支持度,甚至有人不惜将生活消费品降为负数(别看了就是你光头),并且要求所有国民恪尽职守并且毫无怨言。军事上使用严格的征兵法案谋求更多国民成为后备兵员,再变成陆军人数,最后到伤亡数字,根本上试图建立斯巴达式的纯军事化国家。无论从哪方面来看,都是真真正正地把人当成了工具

  昨天是阎老西被苏维埃联盟的装腔作势激怒了,今天又成了意大利质疑希腊主权。他们不仅十分清楚另一个选项是什么,还要施加对荷比卢三国的压力,日军军官在好莱坞合影,中国士兵还能在东京游行,这一切的战争,全是出自钢丝玩家之手

  伤亡只是个统计数据,在他们眼中伤亡不到1m都算微不足道的小规模冲突。一营伞兵师空降落地被包围勾不起他们的同情,一营骑兵师疯狂飙车撞墙直接打没编制唤不起他们的怜悯。他们眼中只有饺子和胜利点。为此不惜迫使部队承受巨量损失强制进攻,飙车飙破饺子皮反被包围。而这一切,都只是为了达成他们自己的私利。有的时候,甚至只是为了让地图填色变好看,他们就要让手下的部队蒙受这样的损失

  钢丝玩家一直作为架空历史的存在出现在钢丝中,尽管表面上这个国家有自己的领导人,有一套完善健全的法律制度,有自己的国会或是议会类的政体,但在钢丝玩家面前,这些全都只是空气,国家的下一步走向永远由他们决定。不仅可以在元首为小胡子的状态下选择反对小胡子并且等待七十天,还能把德田球一同志从牢里放出来公开反对人民爱戴的hirohito,以至于让整个国家在自己对政府内阁操纵下掀起内战,再建立起各种魔幻架空的国家。钢丝玩家这样的做法严重架空了历史,然而根本目的竟然只是为了成就,甚至只是自己开心

  在~的魔法力量下,窑洞里面掏出了轰鸣的现代坦克,米国一封电报送到德三表示臣服,校长在1936年掌握了原子弹科技核平东京,地球突然跪倒在卢森堡手下,神圣罗马帝国在1936.1.1毫无征兆地建立。这些魔幻事件的产生,完全是由于钢丝玩家架空历史使用~,而最终谋求的仍然是为了自己开心

  我已经被炮决无数次了。阎锡山抓了一亿壮丁,不发枪不给饭吃,最终用大刀队征服世界。至于怎么罪大恶极,那就写个小故事吧。

  为了阎锡山一人的野心,无数中华儿女成了枪下亡魂。两万五千人的师只给发十几条枪,每个人都被迫发出最后的吼声,拿起石块砸向敌人。

  他们不懂什么是共产主义,也不知道怎样算是解放世界,只知道阎锡山的征兵队来了一次又一次,抓走了家里的每一个人。老人被丢在垃圾堆里等死,12岁以上的孩子也被征入了“阎锡山青年团”,坐上了去往华沙的闷罐车,就再也没有回来。

  我的丈夫和大儿子死在了东北,二儿子被调往了华沙,他是那么的依恋我,为什么一封信都没给我写啊!每天16个小时的强制劳动榨干了我的身体,干瘪的乳房再也不能挤出一滴乳汁,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的小儿子在我的怀里因饥饿而哭泣,哭声越来越弱,然后就再也不哭泣了。

  邻居大嫂要走了他的身体,我虽然很饿,但是我也没法这么做。我总感觉他还活着,他还在吃我的奶,柔嫩的小手还在抓着我的乳头,然后咯咯咯咯地笑着。

  我没时间去想这些了,“妇女武装总队”的领班拿着皮鞭来了,我必须去加工子弹,如果完不成配额,就会遭到骇人的毒打,我不想再说这些,你也不会想听的。我努力说服自己,我是在为我的二儿子制造子弹,我做的越多,他就能越快回来。所以我比邻居们总能快一些完成配额,并且得到一些棉絮作为奖励——用来充饥。

  大米和小麦被运往西伯利亚换来一些半成品的枪管,煤炭和木材也被政府宣布为管制资源。这个冬天格外地冷,人们在上工的途中就悄无声息地倒下了。就像一闪而过的火花,被淹没在无尽的黑夜中了。“妇女武装总队”的领班总和我们说战争就要结束了,我们打赢了一场又一场战争——从波兹南到布达佩斯,从布拉格到柏林,今年夏天我们的小伙子们就要赶去巴黎阅兵呢!到时候每人发一件花棉袄,还能洗十分钟的热水澡哩!

  领班悄悄和我说,她也不想做恶人,她的儿子和女儿都被征召到“华沙兵团”里去了,我们只有生产更多的子弹,他们才能更早回来。我当然能理解她,谁不想念自己的子女呢?我也已经六年没见到我的二儿子了,十八岁零三个月二十三天,他现在应该是个高大帅气的大小伙子了吧!每次想到这我就要偷偷地笑出来。

  自从两个月前,就再也没有东西运进供给社了。供给社的管理员——我真的不想念他。我对做爱没有一点感觉,每次都像一个干瘪的带着结疤和虫瘢的粗砺木棍一样难受,他粗暴的令人厌恶,猛烈的狐臭几乎让我把三天的棉絮和草根都呕出来,这半分钟就像半辈子一样难熬!但是没了他,我该怎么办?没了那些柳树皮,我根本没法活到今天!但是我一点也不想他,那个令人作呕的男人,我只想念那个灰黑的粗布袋子,里面还剩了好几大片呢。

  我们吃光了所有能吃的东西——甚至路边冻僵的尸体。人们甚至吃雪,邻居大嫂疯狂地抓了好几大把雪囫囵塞进嘴里,我惊讶于她的力气——昨天在生产队车子弹壳的时候,她挨了十多鞭子都使不出一点力气来。

  她在咽下一把雪的时候,手一松,死了。我没有任何感觉,我们对死亡已经麻木了,说不定下一个就是我呢?我拍掉身上的雪,赶去生产队上工。

  今天的气氛好像不太一样,十几个衣衫不整手握着长矛的士兵站在生产队的大院里,他们要做什么?我拉了拉领班的衣角,她表示她也不知道,pg电子专业版下载让我别乱说话。

  一个自称“国民革命军连长”的瘦小男人对我们训话,前线工人急缺,今天晚上就会将我们装车,从太原一路奔向莫斯科。我们被禁止进行任何活动,不允许私自交谈,只能坐在雪地里,也不可以回家取一些生活用品——虽然也没什么生活用品。

  我感觉事情越来越不对劲了,自从刚才领班悄悄地和我说:为什么法国人已经投降了,还需要我们这些食不果腹的妇女上前线呢?担忧和惊惧同时涌上心头,尽可能地找些理由安慰自己。越来越多的人从各个生产队涌入太原站,随着夜幕渐渐压了下来,这十几个拿着长矛的士兵已经阻止不了人们的窃窃私语了。我听到了一个我最不想听到的传闻——“华沙兵团”早在五年前在撤往克拉科夫的时候就被包围全歼了,三百万人只逃出了一个师。莫斯科也早就失守了,五百万人只有傅作义一个人逃了出来。

  这么多年我第一次感觉我的血还是热的,我的全身都在发热,我机械地跟着人群走着,极力地压制着我想把粗布的单衣撕开的冲动。这么多年来,我终于感觉到,我还算活着的了。我麻木地登上火车,领班大姐突然一把推开我冲出人群,死死地抓住一个娃娃士兵:还我儿子!那士兵吓坏了,茫然地站在原地。大姐又转向“连长”:还我女儿!“连长”却仿佛见惯了般,不紧不慢地掏出手枪,扣下了扳机。

  我不能再看这个,没人再看这个,枪声迅速地平复了骚乱,我也转过身登上火车。一个士兵的枪托沉重地砸在我的后背上——快点上车!跟个死狗一样!

  我差点倒在地上,后背火辣辣地疼痛,我确实感觉我是个活人了——领班的皮鞭把肉打烂了,都没这么疼过。

  闷罐车让人昏昏欲睡,我已经睁不开眼了。克拉科夫在哪?我的儿子从那脱身了吗?我头昏脑涨,已经不能再想这些事情了。我感到有人在轻抚我的伤口,他的手细嫩且光滑——和那些农夫完全不一样。我好像不那么痛了,却没有力气睁眼看看。他在我耳边低语,要带我逃离这可恶的闷罐车,带我去广阔的世界。但是我不能,如果被守卫发现,肯定要被一顿毒打,我不可能再挨过去了!万一我的儿子活了下来,找不到妈妈该怎么办哪!但是双脚好像不听我使唤了一样,我感觉身旁的世界都在变幻,虽然我没法睁开眼睛,但是确实能感觉到耳边的微风——不是凛冽的北风,而是春天轻柔的微风。

  儿子,对不起,妈妈已经不能再等你了,一个美好的世界在向妈妈招手,那里阳光明媚,人们亲切而善良,到处都是野花和野草的芬芳,妈妈一手拉着你,一手摘下一朵雏菊戴在头上。我们唱着山歌,走在小溪边上,爸爸和哥哥在玩捉迷藏——一切就像七年前那样。

  简单来说,就是当一个东西不拟真的时候,人们对这个东西没什么太大的感觉。当一个东西很拟真的时候,人们对这个东西也没什么太大的感觉。但是当一个东西处于既拟真又不拟真的边缘状态时,人们就会开始觉得不舒服起来。

  文明系列和三国志系列。这两个游戏同样是战略类游戏,但是做的非常的不拟真。无论是你宣战对方还是结盟对方,无论是战斗系统和后勤系统,这些游戏都是按照脱离于现实情况之外的规律来运转的。

  当战争发生时,这类不拟真的战略类游戏里会尽量规避任何关于人的因素,或者说士兵只是一个纯粹的模型或数字。譬如说文明5里一个来福枪兵单位所需225锤,拥有34战斗力。游戏中并没有说这个来福枪兵单位需要多少人,也没有说这个来福枪兵单位需要多少粮食。只要你愿意,在维护费允许的范畴内你可以制造出来尽可能多的来福枪兵单位,这些人就像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一样。而在战斗的时候,你会看到你的来福枪兵单位受到了多少点损伤,但你不会知道这些损伤代表多少人的死亡。

  再譬如说三国志11里一只枪兵部队需要士兵和兵装。这些士兵怎么来?派遣你的武将,建设几个高等级兵舍,再执行征兵就可以了。这些兵装怎么来?再派遣你的武将,建设几个铁匠铺,再执行制造就可以了。甚至你城市的金钱来源或粮食来源,都和你城市里的居民无关,你只需要建造市场和农田即可pg电子登录人口。你所接触到的,只是你麾下的武将和建筑物;似乎建筑物是武将凭空捏出来的,而金钱,粮食,士兵和兵装都是建筑物里凭空变出来的一样。

  所以说为什么没人声讨文明系列或者三国志系列玩家罪大恶极?因为这类战略类游戏本身就不拟真。你不会觉得你在不断挑起战争,你不会觉得你在持续制造死亡,甚至你不会觉得游戏中的人会有多么重要。这些游戏的内在逻辑是孤立的。想象一下你的亲人或朋友们纷纷的为了统治者的贪欲而战死沙场,当你感到悲痛欲绝之时,文明5给出的回答是扔给你一份奢侈品。而三国志11的答案更绝,随便派几个武将拿着喇叭喊一喊,再花几个微不足道的小钱,你就会放弃思考而绝对忠诚于你的君主。

  所以从这个角度看,过往的绝大多数的战略类游戏,内核都是怂恿战争的法西斯游戏。这就是源于游戏逻辑和现实逻辑的一个不可解的矛盾。这种矛盾不仅存在游戏中,在文学作品或影视作品中也比比皆是。一方面,作品的逻辑必须要精彩,必须要冲突,必须要服务于读者。而另一方面,现实的逻辑必须要真实,必须要稳定,并且完全没必要特殊服务于任何一个人。这就是作品和现实之间的一种不可调和的冲突。要不你就需要将你的作品去现实化,要不你就不能用作品的视角去看待现实。二者不可取其一。

  而钢铁雄心4的一个问题,亦或者说P社游戏的一贯问题是:他想真实的还原现实,但他还想要追求一定的游戏性。这就产生了一个矛盾,使钢铁雄心4恰好的落到了恐怖谷效应中让人最不舒适的那段里去。人们对游戏中战争的反应是有趣的,而对于现实中战争的反应是反感的;当这种有趣和害怕交织在一起,而你还想在令人反感的事情中寻找到有趣,那就只能显得钢铁雄心4玩家罪大恶极了。

  这就导致了钢铁雄心4的一个很尴尬的局面:如果你想追求游戏性,那么你就要远离真实性,也就是向着令人反感的方向进发。如果你想追求真实性,那么你就要远离游戏性,也就是向着令人无聊的方向进发。前者就是反人性的,后者就是无聊的。无论是作为人性的一面,还是娱乐性的一面,这都是冲突的。

  譬如说钢铁雄心4非通用国策树国家,基本上都是开局一转法西斯。为什么转法西斯政体?是因为玩家都反人类pg电子登录人口,就喜欢暴政和种族屠杀吗?不是,而是如果你不转法西斯政体,你就基本上没法主动宣战,进而没法参与到这个游戏的进程中来。我们都知道,任何一个小国,都不会对世界的局势产生太大的影响。但是在游戏中,没有影响就意味着你什么都没法做,进而只是单纯的一边看着电脑和电脑之间的战争,一边无聊的发呆。

  而另外一方面,如果你不转法西斯政体,你至少也要点法西斯路线的国策。为什么要点法西斯路线的国策?因为这条路线%的人力。比起其他路线所带来的政治点数或者建造速度都是虚的,只有实实在在能征召的士兵才是最真实的。譬如说埃塞俄比亚抗意,不走法西斯路线能打吗?意大利的可用士兵是你的4倍,可用工厂也是你的4倍;而你又没有二射程连击多管机枪,或者神百连这种明显脱离现实常识的玩意儿,除了压榨国内的人力,走一条与之对抗的军国主义路线,你压根没有其他的路线可以选择。要么法西斯,要么退游戏;二选一,自己选一个吧。

  钢铁雄心4的确为你设立了小目标,通过决议来变成一个区域性强国。但问题是,如果玩家想要完成这个小目标,只能通过战争的方式来实现。所以说钢铁雄心4又倒回了真实性的逻辑中:如果你开局不宣战,不扩张,你会发现你根本没法参与影响世界局势,最后只能无聊的退出游戏。如果你开局就宣战和扩张,你会发现你只能走法西斯道路,除此之外压根没别的道路可走。

  钢铁雄心4是如此的想贴近现实,而这就又引申出了对玩家道德的拷问。这种拷问不仅仅是穷兵黩武式的,而是指一切战争是否值得的问题。我当然可以说,我在保家卫国的过程中,仅凭18万人的损失就歼敌110万;但是我也可以另外换种说法,我在保家卫国的过程中,有18万战士壮烈牺牲。这18万名牺牲者,能少牺牲一个,也是一件好事。

  而进一步的,这就更加演变成了一种电车难题:我是否应该牺牲一部分人,来保证整体大局?这个难题到现在都是道德上的困境。而在钢铁雄心4中,你会频繁的遇到这类困境。我知道我可以通过稳扎稳打的方式来获得较小的伤亡,但较小的伤亡也就意味着保守的行军路线。我也可以通过连续的强行袭击,用大量战士的牺牲来尽快的结束这场战争。

  这同时也产生了一种错位:时间对玩家的影响较大,而士兵伤亡对玩家的影响较小。你可以通过一系列精细的操作来确保你少损失五万名士兵,但可能需要花上你的十分钟。你也可以直接开强行进攻直接送掉五万名士兵,但至少你节约了你的十分钟。而在另外一方面,个人的时间是对道德考验较小的,而士兵伤亡是对道德考验较大的。这就衍生出了一种错觉,认为钢铁雄心4玩家都是罪大恶极的,不在乎士兵伤亡的。

  你不觉得其他的战略类游戏玩家罪大恶极,只是因为你无法从其他的战略类游戏中感受到战争的真实而已,而并不是其他的原因。重点并不是钢铁雄心4过于邪恶,而是其他战略类游戏掩饰和美化了这种邪恶。战争从来都是邪恶的,而不是玩家的错误。

  如果说钢铁雄心4玩家罪大恶极,那么文明系列和三国志系列玩家是不是更加的罪大恶极?文明5的玩家焚烧过多少座城市?灭亡过多少个文明?三国志11的玩家无意义的征召过多少士兵?又用火球活活烧死过多少士兵?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些玩家甚至比钢铁雄心4玩家更为罪孽深重。至少你在钢铁雄心4中,你会考虑不能过多的牺牲人力,你会考虑尽量避免无意义的战斗,你会尽量避免将部队投放到补给匮乏的地形中。但是在文明5里或三国志11里,你可以肆无忌惮的尽最大可能的穷兵黩武。在其他战略类游戏中,决定战争的因素是

  锤子,是金钱,是武将,是兵舍和铁匠铺,什么都有,唯独没有人。人不是缺失了,就是单纯的数值而已。